您现在的位置:启东市汇龙中学官网>> 校园频道>> 党建创建工作>> 责任督学挂牌督导专栏>>正文内容

校园欺凌专题学习(四)

校园欺凌专题学习(四)  

社会不良风气侵蚀渗透  

  校园暴力是社会暴力的一种投影。如果社会上有用暴力解决问题的逆流,那么一些孩子就会模仿。合肥市优秀教师、合肥一六八玫瑰园小学老师吴盛曦认为,追溯校园戾气的根源,社会环境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现在的社会上,经常能够看到相互偶尔触碰就会引爆无休无止的争吵,甚至为一点小事就大打出手。从因为让座问题上演全武行到怒打插队者,再到因为一次超车,互不相让,最后造成严重的交通事故,大家的脾气似乎越来越坏。孩子也是社会的一员,这种社会戾气必然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孩子的成长。  

  湖南湘潭教师李佳璘说,目前市面、网络上的大量小说、游戏都包含色情、暴力情节,处于青春期的学生非常容易受到影响。甚至连一些热门幼儿动画片里也开始出现暴力美学,这些都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孩子的心理和行为,导致他们极易因盲目模仿、追求刺激而产生暴力冲动。  

  不少国家都实行网络年龄分级,但我国这方面制度还没有建立起来。丛中笑认为,十多岁的孩子正是表现欲和模仿能力最强的时期,如果不加以限制,很多孩子就会不自觉模仿从网络上接受的信息。  

  此外,当前社会上一夜成名”“拜金主义等不良风气也影响着校园。记者曾在一所小学六年级学生中做过随机调查,该年级一个班的毕业留言册上,同学们的近期心愿中超过四分之一是与金钱和物质满足相关的,如捡到100000亿”“有一百万等。班里的一位同学说,他们曾模仿福布斯排行榜搞过一个班级同学财富排行榜,根据父母接孩子的车辆档次及学生穿着,给同学排名,那些上榜的富豪很受人羡慕。  

  林林等人认为,上述现象从一个侧面反映了社会不良价值观对校园的侵扰。一些孩子不思学习,而是把获取金钱当做一种自我证明的手段,甚至用暴力手段敲诈勒索同学,模仿成人吃喝玩乐、打架斗殴。  

  一些网站和媒体也热衷炒作放大文化,这导致一些青少年认为能出名,进而模仿跟风。目前校园欺凌事件中一些施害青少年热衷于将自身行为的视频、图片等通过网络广泛传播,就是为了炫酷  

  为校园撑起保护伞  

  专家表示,治理校园欺凌,应遵循事前预防和事后惩戒相结合的原则,在强化家庭的监护责任,净化社会风气,加强未成年人品德、法制、心理健康教育的同时,还应完善相关法规,为校园撑起保护伞。  

  严守法律底线 加大矫治力度  

  专家表示,校园欺凌事件频发,反映出我国在未成年人严重不良行为处理制度建设方面,存在一定滞后和不足。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业务部主任赵辉说,她在中小学普法时,经常会被学生问到,自己不满14周岁,是不是无论做了什么事,都不用负法律责任。事实上,这种想法是非常不正确的。赵辉说,孩子们不懂法、对法律缺少应有的敬畏,这说明法制教育没有落实到位。  

  在现有法律框架下,未成年人出现严重不良行为,对其负有监护和教育责任的家长、学校并未承担相应责任。在监护人方面,虽然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规定,不满14岁的未成年人出现严重不良行为,父母会受到公安机关的训诫,但从实际情况看,这一措施效果十分有限。  

  针对当前校园欺凌低龄化的趋势,有专家指出,可以考虑适当降低完全不负刑事责任的年龄。但对于这一观点,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于娟娟等人并不赞同。他们表示,从保护未成年人的角度看,对严重不良行为,应该以预防为主,惩罚为辅。如果一个孩子十一二岁就已经是罪犯了,他的一生都会受到很大影响。”  

  但对于已经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相应的惩戒措施也是必不可少的。工读学校以前起到了很好的预防犯罪的作用。赵辉说,但目前全国范围内工读学校只剩下几十所,且都面临生源短缺,处境艰难。记者了解到,一个孩子进入工读学校,必须家长、学校、派出所三方同意,但现实情况是家长一般不会同意。  

  对此,赵辉建议,应该细化、明确进入工读学校的标准,比如可以参照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对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进行评估,只要符合这些条件,就应当送到工读学校,专门的、有针对性的教育和矫正是必要的。  

  法制教育也至关重要。在校园法制教育层面,于娟娟认为,学校应提高对法制教育的重视程度,把法制教育摆在和其他学科同等重要的位置。同时,针对不同阶段学生的特点确定教育内容,形成一套完整的法制教育体系。  

  采访中,一些专家建议,应把中学生法制教育列入教学大纲,作为学生的必修课,并开展多种形式的法律实践,如案例教育、法官指导模拟法庭等。通过法制教育进课堂,普及法律知识,形成对法律的敬畏,使青少年养成遵纪守法、恪守社会规范的行为习惯。  

  德育、心理教育,一个都不能少  

  采访中,不少教育工作者和专家都提到,学校教学过分看重成绩,忽视德育、心理健康教育,也是校园欺凌事件多发的重要原因。因此,应当在教育体系设计上,更注重学生的全面发展,培养其健全的人格、良好的品格,让孩子学会通过理性的方式,化解压力、解决矛盾,减少偏常行为。  

  合肥市德育工作先进个人、合肥市屯溪路小学校长陈罡认为,学校一方面要加强德育工作,采取更灵活的教学方法,特别是利用视频等多媒体手段,增强德育课的互动性,保证其效果;另一方面应该大力创建特色学校,明确学校的个性化培养目标,提升育人水平。  

  屯溪路小学早在十多年前就在安徽省率先推出小学生经典诵读特色课程。从最初的只诵读经典,到现在的不仅将经典诵读纳入校本课程,每周拿出专门时间授课,而且配套实施了多项传统文化进校园活动,对学生传承优秀传统文化、树立正确价值观发挥了重要作用。在郑州市第八中学,从2005年至今,学校通过每周一次的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强化学生的道德约束,内容包括学生自评、小组互评和教师评价。此外,还倡导每天早上有晨颂、晚上有暮省,促使学生见贤思齐、反躬自省,提高道德水平。  

  心理教育的空白也是校园欺凌易发的重要原因。中国儿童研究中心在2011年至2015年规划纲要中,将促进儿童健康人格的发展列为重要目标。中国儿童研究中心主任丛中笑告诉记者,青少年健康人格的建立,必须从早期开始,要进行循序渐进的心理辅导。国家层面应该提倡建立一套体系化的心理健康教育方案,涵盖学校、家庭、社会各个方面,幼儿、小学、初中、高中各个阶段。”  

  郑州市第八中学的心理协会,通过沙盘游戏等活动,让受到校园欺凌的孩子有吐露心声的渠道。同时开展心理咨询服务,通过前期的情况摸排、问卷调查等,筛查受欺负和施暴的群体,进行有针对性的处理。  

  发挥家庭作用 净化社会环境  

  屡屡发生的校园暴力事件也给家庭教育敲响了警钟。  

  家庭是孩子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合肥市心理咨询师协会副会长林林认为,父母作为孩子的监护人,应该及时捕捉孩子情绪的变化。例如发生在安徽怀远的欺凌事件中,家长发现孩子总是丢钱后,用打骂惩罚孩子,导致孩子与家长的沟通被堵塞,欺凌事件持续多年未被发现。  

  于娟娟说,现在不少父母不懂法,不知道如何以法律为武器保护孩子和让孩子加强自我保护,青少年法制教育首先应该从家长做起,比如通过社区的家长学校,或者发动学校组织专门的普法培训等。现在我们都强调法治社会建设,这其实是法治社会建设的重要方面。  

  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是无所不在的。专家表示,为人父母不是简单的事,家长在思想观念上需要不断学习提高。如果家长有正确的价值观、良好的修养和品格,为人处世理智、平和、公正、正派,那就一定会通过言传身教,为孩子树立良好的榜样。  

  在建设和谐家庭小环境的同时,我们还应该着眼于解决突出问题,为青少年成长打造更好的社会大环境。  

  根据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小学校附近严禁开办营业性歌舞厅、营业性电子游戏场所以及其他未成年人不适宜进入的场所,但现实情况远非如此。  

  郑州市第八中学政教主任马华林说,应该加强校园周边的治安联防,这样至少在校园周边发生校园欺凌行为的几率会降低。学校周边及学生经常走的路线,监控可以多装一些,既可以预防,又可以为事后取证提供保障。”  

  采访中,相关专家指出,防治未成年人严重不良行为,还需要采取综合手段和系统思维,比如平衡城乡发展、加强社区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强化对严重不良行为青少年的专门教育工作等,让更多未成年人在成长过程中有父母、社区的关爱和引导,拥有一技之长,避免过早失学。  

  目前不少检察机关开始探索柔性办案法,聘请心理咨询师现场给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做绘画心理辅导,对他们的选色、布局、画风等进行观察,了解其内心深处的想法,并就他们的心理状态向其监护人提出建议。专家表示,这些措施都是有积极作用的。孩子是家庭的未来,也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希望社会各界都能参与进来,想方设法解决青少年成长中遇到的各种问题,帮助其健康成长。校园欺凌事件频发是一记警钟,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国外如何防止校园欺凌  

  校园欺凌是一个世界各国普遍面临的问题。面对这一难题,美国、英国、日本、挪威、南非等国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保护青少年不受校园欺凌的侵害。其中一些做法值得我们借鉴。  

  政府充分重视  

  挪威是世界上最先发起反校园欺凌运动的国家之一。20028月,挪威各界人士共同发表了《反欺凌宣言》,向欺凌宣战,正式结成全国反欺凌联盟。  

  挪威较好的反欺凌成效,与其实行的零容忍方案密切相关。根据该方案,学校所有干预人员要时刻用筛选标准识别学生的违规行为,同时建立匿名报告系统,鼓励学生及时报告欺凌现象。学校要严格校规,防止欺凌者破坏学校公共资源以图发泄;构建受欺凌者的庇护所,有的学校专门设置了安全室;开设相关的反欺凌课程,训练受欺凌者应对欺凌的能力、欺凌者的移情能力以及旁观者的责任意识。同时,该方案要求重点监控课堂和课外活动。增加校园主要观测点的摄像头数量,尽可能使一切活动可视化、公共化,减少校园观察的死角。方案要求在教室活动中施行反欺凌教师负责制,强化教师在教室领导中的权威。  

  英国政府教育与就业部(教育与技能部的前身)20世纪90年代前期发表了指南手册《别在沉默中容忍》。200311月英国政府教育与技能部出版了《反欺凌行动宪章》,鼓励学校和学生签署。同年,教育标准局提出了应对校园欺凌现象的指导性意见,包括发挥学生的参与作用、与家长密切配合、地方教育当局支持、加强师资培训等多方面内容。到2003年,67%的中小学制定了专门针对欺凌的措施。20053月,英国政府任命首位独立专员负责包括欺凌在内的青少年事务。为了提高全社会对于校园欺凌危害性的认识,减少校园欺凌的发生,从2005年起, 英国政府在每年11月份举办全国性的反欺凌周活动,集中开展各种宣传,包括举办以反欺凌为主题的全国中小学生诗歌竞赛等活动,广泛宣传校园欺凌的危害性。地方层面也积极落实国家相关政策。  

  在美国,联邦政府和州政府都加强立法,通过制定欺凌行为认定标准和严惩欺凌行为,遏制校园暴力。除动手打人、吐口水、故意推搡、拍裸照等行为外,联邦和地方政府一系列立法还把言语辱骂、口头威胁和在公众场合故意嘲笑他人残障、种族、性别、宗教信仰等行为认定为欺凌行为。美国法律近年还规定,在社交媒体和网络辱骂、攻击或披露同学隐私,也构成欺凌行为。该行为通常称为网络欺凌。  

  美国政府规定,对未满18岁的校园欺凌涉案者,法院通常以辅导警告等方式处置。但如果后果严重且施暴者有前科,即便是未成年人涉案,也可以当做成人刑事案件审理,按成人标准定罪量刑。美国不仅对欺凌行为实施刑事惩罚,而且会严惩其同伙。  

  教师家长各尽其责  

  教师是直接与学生共处者,最容易发现欺凌现象,因此在应对欺凌方面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不少国家通过立法与培训的方式,强化学校和教师责任。  

  日本《防止欺凌对策推进法》规定,国家和地方公共团体要强化教师培训和研修,提高教师的资质,令其掌握有关提供咨询和支援以及其他应对欺凌的专业知识;国家和地方公共团体还要确保具备心理学、社会福祉学等专业知识的人才,以便学校要求向其派驻此类人员时能得到满足。学校必须制定相关计划,对教职员工进行防止欺凌的技能培训,提升其防止和应对欺凌的能力。  

  英国同样注重加强师资培训。一是在职前培养中,突出纪律管理方面的知识和技能要求。二是对在职教师进行反校园欺凌方面的专业培训。英国许多地方教育当局拨付专项经费用于教师的培训,帮助教师掌握识别校园欺凌、进行早期干预和行为矫正的方法。  

  防止欺凌并非学校和老师的单方责任,作为学生监护人的家长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日本《防止欺凌对策推进法》规定,监护人应当努力指导被监护的儿童养成规范意识,不使其实施欺凌行为。监护人在所保护的儿童受到欺凌后,要采取适当措施加以保护。国家、地方公共团体、学校设置者、学校在采取欺凌防止措施时,监护人要努力给予协助。当然,为了避免过于强调监护人职责以至于学校怠于构筑欺凌对策,日本在立法上明确规定,对监护人义务的规定不得理解为减轻学校设置者和学校的欺凌防止责任。  

  美国也非常注重加强父母管教子女的责任。如果学生欺负同学,学校会马上要求其家长开家长会;如果未成年学生因欺凌行为而被送到青少年法院,父母也要一起进入司法程序;如果法官认定孩子欺凌行为与父母不法行为(如吸毒、酗酒)有关,法官可以把孩子的监护权转移到寄养家庭;如果父母管教不当,法官会要求父母上训导课程,学习如何合法管教子女;如果子女的欺凌行为造成他人受伤,父母必须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在法国,不能承担教育责任的家长,会受到取消社会补助的惩罚。  

  重视协调与机制建设  

  如上所述,反校园欺凌需要多方合力,在这一过程中,相关的协调工作与机制建设就显得非常必要。  

  在南非,学校安全委员会不仅要制定欺凌行为的预防和解决措施,而且要定期组织家长见面会。见面会的时间最好是家长下班以后或者周末,主要讨论学生的近期状况、学校的政策和其他事宜。当需要家长协助解决问题时,安全委员会要安排家访或校访。  

  日本《防止欺凌对策推进法》规定,教师、公共机关职员、监护人以及其他人员一旦发现有学生遭遇或可能遭遇欺凌,必须立即向学校报告,学校立即对有关事实进行调查,并向学校设置者报告调查结果。学校认为确实存在欺凌事实后,为了制止和防止再次发生欺凌行为,应在具有心理学及社会学等专业知识人员协助下,对受害学生和监护人进行持续性支援,对行为实施者和监护人分别进行指导和提供咨询,学校对实施欺凌的学生可决定让其不与被欺凌者同在一个教室学习。学校认为欺凌行为可能构成犯罪的应通报当地警察,并配合警察采取有关措施。校长及教师对正在实施欺凌行为的学生,若认为有必要可依据《学校教育法》对其实行惩戒措施,但不得体罚学生。为了给学生创造安心接受教育的环境,基层教育委员会可采取措施让实施欺凌的学生停课,但教师和校长不得作出这样的处罚决定。日本文部科学省还通过颁布通知的方式指导学校正确适用这一措施,避免给学生造成伤害。  

  该法还规定,为了有效推进欺凌对策,日本地方自治体可以成立由学校、教育委员会、儿童咨询机关、法务局、警察等机关组成的欺凌对策联络协议会。为防止校园欺凌,学校应与学生的监护人、地方居民及其他关系人协作,开展有助于学生自主防止校园欺凌的活动,通过启发等措施让学生或教师深刻理解防止欺凌行为的重要性。(半月谈记者:郑明达 艾福梅 袁汝婷 李亚楠 杨玉华)  

  来源:半月谈  

 


LOGO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家校联系 | 网站留言 | 苏ICP备06001501号 |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启东市汇龙中学 设计制作:阿文   
全站搜索